新闻动态   News
    无分类
联系我们   Contact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如何完美的跟蚊子死磕到底 让消杀公司代替你

2019-9-29 10:07:09      点击:

  如何完美的跟蚊子死磕到底 让消杀公司代替你

   无论你是文艺的小哥哥,还是气质小姐姐,只要身体里还涌动着鲜红的血液,在这喧嚣又躁动的盛夏光年中,恐怕都难逃昆虫纲双翅目蚊科生物母蚊子的觊觎与饕餮,就算是逍遥摇摆的庄子,也会欲哭无泪地写下“蚊虻噆肤,则通昔不寐矣”。

听着耳边余音绕梁的嗡嗡声,看着自己胳膊上隆起的小红包,在无数个漫漫长夜里辗转反侧的你,是否有冲动把它们这群罪魁祸首变成下面这个样子呢?

微信图片_20190929093429.jpg


第1磕:物理屏障


  首先提到的这件防御装备,亘古即有——蚊帐。据说,埃及艳后克娄巴特拉就曾于蚊帐下休憩。在《诗经•小星》中,记载着“肃肃宵征,抱衾与裯”,“裯”即为蚊帐。对于古时穷人,即使是借钱也要弄一张床帐,以抵御夏季的汹涌蚊潮,“夏多蚊,贫无帱,佣债为作帱”,“帱”还是指蚊帐。

第2磕:化学武器


  陆游在《熏蚊效宛陵先生体》中写到“泽国故多蚊,乘夜吁可怪。举扇不能却,燔艾取一块”。也有青年像他一样,寄希望于“化学武器”对付蚊子。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给大家推荐了四种驱蚊产品,包括DEET(又称避蚊胺)、伊默宁(又称IR3535,驱蚊脂)、埃卡瑞丁(又称派卡瑞丁)和柠檬桉叶油(或其中的有效成分PMD)。

  DEET和伊默宁是目前最常见的两种驱蚊成分。DEET由美国军方开发,于1957年用于民用。科学家曾以为DEET能麻痹蚊子的嗅觉系统,使其无法分辨人体散发的蘑菇醇(1-辛烯-3-醇)。但根据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2008年的一项研究,蚊子只是不喜欢DEET而已。伊默宁的使用历史则较短。佛罗里达农工大学2004年的一项实验室试验显示,对于埃及伊蚊( Aedes aegypti)和致倦库蚊( Culex quinquefasciatus),10%和20%的伊默宁和同浓度DEET的驱蚊效果不相上下。由德国化工企业拜耳药厂于1998年研发出的埃卡瑞丁,对付蚊子也有不错的威力。在2007年巴西的一项实地测试中,含有伊默宁或埃卡瑞丁,浓度在10%~20%之间的七款商业剂型,对埃及伊蚊都有5到7小时的驱避效力。

          在驱蚊这一点上,“天然”并不是有效的代名词。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只推荐了一种植物成分柠檬桉叶油。尽管不少植物油,如丁香、薄荷、天竺葵、猫薄荷、紫珠等,都具有驱蚊效果,但它们挥发性太高,需要反复涂抹才可能生效。2002年《新英格兰医学期刊》上的一项实验室研究显示,包含香茅油、薄荷油、天竺葵等天然植物提取物的七款产品,对抗埃及伊蚊的保护时间都小于20分钟。一款大豆油的产品能达到近一个半小时的保护时间,略高于低浓度(4.75%)的DEET。另两款使用柠檬桉树油的产品则能达到约2个小时。不过这个实验中,一款含有7.5%伊默宁的产品,平均趋避时间只有20分钟左右 。

另外一些化学武器,属于杀虫剂而非驱避剂,对蚊子就没有那么仁慈了。除虫菊中的除虫菊酯,能够毒杀蚊虫。把它的花朵碾碎,与木屑、香料等混在一起,点燃后,就是一款原始的“蚊香”。而现在普遍使用的“螺旋形蚊香”,由19世纪末日本人上山英一郎发明。这种形状能比细长条状的蚊香燃烧更久,推出后就大受欢迎。

  除虫菊酯的杀虫范围比较广泛,对人几乎没有危害,但在空气和阳光中不稳定。而后来人工合成的各种拟除虫菊酯后,克服了这些缺点。现在,你可以在各色蚊香、电蚊片中,见到它们家族的身影——氯菊酯、苯醚菊酯、丙烯菊酯、联苯菊酯、氯氰菊酯等等。

       当我们在使用这些灭蚊化学武器的时候,最好缅怀一下所有曾经参与驱蚊试验的志愿者先辈——尤其是对照组!在阿拉斯加州的一项实验中,穿有涂有氯菊酯的衣服,暴露皮肤上涂着30%的DEET的志愿者,在8小时中,平均每小时被咬1次。如果只采取DEET或氯菊酯一项防护,这个数值分别为每小时4次和78次。最可怜的是没有任何防护的对照组,平均一小时被咬1188次。

第3磕:主动出击

  以上这些方法只是被动应敌,似乎太窝囊了。蚊子的发育需要经历卵、幼虫、蛹、成虫4个阶段。幼虫孑孓生活在水中。像白纹伊蚊( Aedes albopictus)这种生存能力极其彪悍,名列全球100个最具侵略性物种的奇葩,只需要不到一盎司(约三十毫升)的水就能够繁殖。蚊子的飞行距离一般不过数百米,所以控制源头,清理积水,就能把绝大多数烦恼扼杀在摇篮中。这些需要注意的地点,包括但不限于——废旧的轮胎水桶铁罐水槽水龙头洗衣机花瓶花盆的底盘饮水机的水盘遮雨的塑胶布鸟笼的饮水器皿树洞树叶等一切有可能积水的容器

但有些地方,例如池塘,可能就没有办法清理。有人建议在水面上滴油。这层油膜一方面让水面上的孑孓无法呼吸到水面上方的空气,另一方面蚊子也会避免在这里产卵。也可动用生物的力量,比如如雷贯耳的苏云金芽胞杆菌以色列亚种就被广泛用于杀灭孑孓。一些鱼类,例如食蚊鱼( Gambusia affinis),能够捕食孑孓,曾经颇受人们欢迎——但有地方盲目引入这种外来物种已经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第4磕:电子武器打击


  相信你对以下场景并不陌生:在幽暗的湖边,高高的树上,一盏灭虫灯散发着蓝紫色的光,仿佛黑夜的眼睛,为熟睡的人民站岗。不过,这些利用昆虫趋光性的灭虫灯,对蚊子并不怎么奏效。德拉华大学的两名昆虫学家于1996年的调查显示,紫外线灭虫灯在夏天捕捉的13789只昆虫,只有31只(0.22%)是蚊子或其他咬人的昆虫,绝大多数都只是无辜甚至对人有益的牺牲品。不过,现在也有灭虫灯使用二氧化碳、温度、气味等做诱饵。

微信图片_20190929093527.jpg

  此外,在灭虫灯电死蚊虫时发出令人身心愉悦的丝丝声背后,还上演着一场“炮灰的逆袭”。2000年,两名堪萨斯州立大学的昆虫学家发现,在苍蝇阵亡的同时,也会向灭虫灯周围的空气中“喷洒”它们的尸体碎屑和携带的病菌。所以不建议把食物放在灭虫灯附近。而且蚊虫被杀虫灯吸引,可能只是在陷阱周围打转,反而增大了附近的蚊虫密度。难怪其中一名昆虫学家布罗斯(Alberto Broce)要吐槽:“如果你后院遭受蚊子的困扰,就给你的邻居送一盏灭蚊灯,这样蚊子就会跑到他们那儿。”

      如何完美的跟蚊子死磕到底 让消杀公司代替你


       中康环宇(北京)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专业从事有害生物防治(PCO)的高科技企业。是涉足虫害防治领域的一家专业型灭虫除害公司。公司秉承“改善环境,维护健康”的宗旨,在全国范围内为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社区、家庭、大型住宅小区、写字楼、宾馆、酒店、剧院、学校、医院、飞机、风景区、水库堤防、公园、林场、养殖场等场所提供消毒、消杀除蟑螂、杀虫灭鼠、蚂蚁防治、病媒控制、灭虫灭四害等有害生物防治一站式解决方案。现已发展成为拥有3家专业公司、1个生产基地、数百名员工,业务遍及全国24个省,近200个城市的大型室内环保专业公司。欢迎咨询400-600-9280